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执政能力“短板”和职级高低无关!

执政能力“短板”和职级高低无关

时间:2023-01-30 03:46:36 来源:鸡头鱼刺网 作者:综合 阅读:500次

  “红网”近日发布一份“迟来的短板报道”:重庆市去年对一千多名领导干部进行的调查显示,在“与网民在线交流有哪些顾虑”的执政调查选项中,21%的和职人担心“说错话表错态”,42%不能接受“网民谩骂和嘲讽”,低无12.6%担心“被当面举报和质疑而难堪”。短板该项调查的执政主要结论为:基层干部中出现执政能力的“短板”现象;出现对互联网“恐惧症”与“麻木症”并存的局面。

  官员“网络不适”之说,和职早已有之。低无调查报告中使用“病症”这等字眼,短板当然不具生理、执政病理的和职意义。所谓“恐惧症”,低无其实指的短板是对网络舆论“担心”或“心中没底”的状态;所谓“麻木症”,即不管不问、执政不当回事或基本无知的和职样子。

  结合自身见闻审视这项调查所得数据及其原因分析,我认为这次调查所得结论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与代表性。不过,也有必要对其做进一步“解读”,比如,看似简单却包含实质意义的首要问题是:调查指向为什么是“基层干部”?

  执政能力的“短板”状态,并不取决于官员级别的高低,基层以上干部的“短板”现象或许更为严重。到了一定级别的干部,对谩骂、嘲讽、举报、质疑确实不恐惧,但这和能力、品格无关,只是和保护机制、保护力度有关———涉及自身的负面舆情很难出现、存留在网上,所以他们也就不必担心、不必恐惧。

  由于各层级公务人员并非“舆论面前一律平等”,也就没法对其进行舆论面前的“品格对比”;正是由于权力体系对高级别官员的优待安排,使得他们不具备和基层人员比品格的资格。

  通常到了县级及以上职级的负责官员,依靠纸面报告来了解网络舆情的就多了,而采取这种方式,不可能达到真懂网络、洞彻舆情的境界。不亲自上网,则对网络、网民的“气场”全无体会;依赖下级遴选信息,则缺失了直接的观察与思考过程,思想性信息和“无直接关联”却具重要价值的事实信息,也难以“倒手”至负责官员那里。

  未经网络考验的个人优秀,很难说是真优秀;不许网络非议的权威,一概都是假权威。是骡子是马,牵到网上遛遛,若中、高层比下级更优秀,何惧之有?

  基层人员害怕网络批评,主要因他们“抗风险能力”不足。发生涉己的负面消息后,上级可能会迅速采取“割断”措施,若非特殊关系或特定牵连,确实存在因“网络民愤”而前功尽弃、前程不保的可能。

  需要点明一点:各个小地方的长官对网络的担心,均为“辖外之忧”,他们没有害怕“辖内网络”的。他辖内的网民出于对淫威的畏惧,才流窜到“外网”发出抗议,就这,长官还“恐惧”了——— 实际上,在官员“恐惧”之外,网民的恐惧更真实、更悲催。

  批评的声音被迫溢出一方官员的势力覆盖范围,官员为这种“失控”而发愁,因自身权力不能跨区、跨行业而焦灼。陕西绥德宣传部长大前年有云,“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多好啊,想让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”,这话反映了广大官员的心声,那样的“大好局面”中,实在是爽歪歪啊!眼下,基层的“爽歪歪”被基本取消,算进步,而基层以上舍不得特权,当然算阻碍进步。

  北京一门户网站高管告诉记者,在受邀给地方党政部门讲课过程中,发现很多基层干部完全落后于网络时代,“对我们讲的很多东西一脸茫然。”调查显示“总体上与广大网民尤其是网络意见领袖相比,基层干部大多处在‘菜鸟’水平”。我说,这“与网俱进”的水平,也不被职级高低所规定。比如,对外场合中的官员会自然地说出“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”,这话就让许多草根网民一脸茫然,深感“鸡同鸭讲”之大不易。

  热衷于拥有不受制约的权力,此欲望、兴趣源自人的天性。行权的官员,都不愿被舆论全程监督,这一点操行不论职级高低都天生具备。让大官小官敬畏本土民众,令官员必须“依法忍受”批评与嘲讽,让他们不凭敬官而凭真本事挣前程,官员对网络民声就不麻木了,这样,他们才会主动积极地弥补“上任资格”和执政能力的“短板”。(作者系知名网友)

责任编辑:hdwmn_LHJ

(责任编辑:休闲)

相关内容
  • “习惯性回避”只会加剧社会矛盾
  • 美女时评 非理性的爱心
  • 临时架高压线的三种危害
  • 名人写微博赚钱是正常的市场行为
  • 弟弟找花生
  • 保姆怎可能“物美价廉”
  • 当女性遭遇性侵犯 亮刀子还是递套子?
  • 买假洋文凭的高管真的被骗了吗
推荐内容
  • 法治化解决“徐武事件”,正义才有复制可能
  • 不以私奔为目的的恋爱就是耍流氓
  • 只有尊重“真民意” 评估才会有效果
  • 处理红会“天价饭”事件不能如此轻描淡写
  • “只招干部子女”萝卜招聘日益赤裸化
  • “毕婚族”高校毕业生新选择